邓州门户网,邓州在线 邓州门户网手手机app
查看: 1306|回复: 0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收起左侧

[其他] 疫情下的盲人按摩师:武汉解封这天,我的孩子第一次出门晒太阳

[复制链接]
     

新浪微博达人勋
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发表于 2020-5-16 06:53:23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


南都观察

20小时前



作者:张馥兰;口述:余洋,向晨

据公开资料显示,中国有1700多万盲人,按摩是他们最主要的就业渠道。在疫情下,盲人按摩师们的境况更为困难。两位来自武汉的盲人按摩店店长分别讲述了他们的故事。以下是他们的口述——

▌做按摩师是让我站起来的工作

余洋,31岁,开按摩店1家,员工5人,坐标:湖北武汉

我是湖北黄冈人,在武汉开了一家按摩店。我小孩在去年12月27号出生,因为小孩和产妇的身体比较虚弱,我们想等小孩满月再回老家,没想到疫情一来,1月23号武汉就封城了。

▌遇上武汉封城,一家人分隔两地

我们全家有六人,我家三口和我的妈妈、妹妹在武汉,爸爸在老家黄冈。我爸爸本来想腊月二十九到武汉一起过年,结果当天武汉就封城了。爸爸自己在老家隔离,我们五人就在武汉租的房子里过年,一家人分隔两地。

我们只能通过小区组织的微信群“接龙订菜”,每天要查收那么多信息,这对我们盲人来说比较困难。因为视力不好,我们主要靠读屏软件把文字内容读出来,效率比较低,也容易漏掉信息。一般团购要订满50份或100份才起送,有时要等几天才能送到。原来是一天吃三餐,那段时间我和妈妈、妹妹就吃两餐,节约食物给产妇吃,她要恢复身体,孩子也要吃奶。但孩子还是喝不够奶,又买不到奶粉,白天睡得好好的,晚上就哭闹不止。抱起来哄哄,他就蛮乖的,一放下来他又开始哭,天天凌晨三四点还在哭。那段时间真的很艰难。

因为家里有小孩,我们也不敢出门。“团菜”是送到小区门口,我们每次出去拿,回来洗手都要洗10来分钟,把衣服和鞋子都换下来彻底洗一洗,用吹风机往身上到处吹。在钟南山院士说这个病毒会人传人之前,在武汉生活的人都没有当回事。我是1月23号早上醒来才知道封城的消息,当时意识到疫情可能有点严重,但从来没有过这种经历,不知道意味着什么。

那时我每天早上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看增加了多少确诊病例、死亡人数。天天看手机上的一分福彩3D,越看心里越恐惧。加上孩子晚上总是哭闹,解封又遥遥无期,店里没有收入还要交房租,一个月租金将近8000块,越想压力越大,像在油锅里煎炸的鱼。

▌意外丧失视力,前桌女孩曾写信安慰自己

2003年,我的视力突然开始下降。当时我正读初一,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看不清楚黑板上的字,后来老师把我调到前面才勉强能看到。看书总觉得眼睛干涩,以为是近视容易疲劳,就把眼睛和额头打湿,考试的时候坚持用放大镜考完试,准备放假去配眼镜。

放假回来我爸妈带我去镇上卫生院检查,医生说可能有炎症,建议去大一点的医院看。当时正赶上汛期,我被困在家里,等洪水过去后才去县医院看。医生说可能是视神经炎,建议去武汉的大医院复查一下。后来确诊,果然是视神经炎,又变成视神经萎缩。

我现在睁开眼睛和闭上眼睛都一样,眼前有很多彩色的“光电”在闪动,还有一些黑线,像蒙上一层雾,像流水,又有很多影子在眼前闪过。不过它们现在就像自己身体的一部分,已经习惯了。我左眼没有中心视力,右眼只能勉强看到视力表最上面几行。在有台阶的地方,我看着还是像平地;点蜡烛的时候,把火柴递过去,可能离烛心还有一两厘米的距离。

在武汉医院,医生说我延误了最佳治疗时间,但家人一直没有放弃,带我到处求医问药,各种土方法都尝试过。有一年多的时间,我每天喝中药,只有大年三十、正月初一、初二和十五这四天除外。我们农村有一个风俗,说熬过的药渣子倒在路上,让行人随意踩踏,能驱除病魔。我每天喝完的药渣子都倒在路上,日积月累,就像成了一条用中药铺的路。

农村特别重视男孩,虽然还有妹妹,但我爸爸和爷爷都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。本来我在学校成绩也挺好,没想到眼睛突然看不见,也没法去上学了。我家旁边就是小学,我在家里能听到学校里琅琅的读书声;站在路边,看到同学们背着书包蹦蹦跳跳,在路上追逐嬉闹。我觉得全世界都把我抛弃了。

有一天,我初一时前桌的女同学托人带了一封信给我,还附带了两本书,其中一本是鲁迅的《呐喊》。我感到非常气愤,觉得她明明知道我看不见,还给我这些东西,这分明是故意嘲笑、挖苦我。但后来我找人读了信的内容,才知道误会她了。之后她就经常给我写信,讲她在学校的所见所闻,讲她的日常生活。我眼睛不好之后,以前玩得好的同学都没来看我,突然有个女孩关心我,对我来说是很大的安慰和鼓励。

到2013年,我才真正从失去视力的阴影里走出来。我开始通过同学打听她的情况,想亲自对她说一声感谢。遗憾的是,最终也没能打听到她的消息。

▌从事按摩行业后,开始自食其力,感觉站起来了

2007年,叔叔把我带到县里的特殊教育学校,我学了一学期的盲文。到了2008年,他带我到武汉,把我安排在他居住的小区当保安。作为从农村出来的人,我的责任心很强,但因为视力不好,经常出现尴尬:有时把同事关在门口,也把经理关在外面过。我总觉得自己需要同事照顾,在拖别人的后腿,就这样痛苦地度过了四年。

2012年,我开始下决心要学按摩。以前我对按摩不了解,觉得那是色情服务,后来才知道是自己的偏见。去了盲校学习按摩后,我才发现这个世界上原来有很多人和我有同样的命运

最开始在按摩店干活,我也很紧张,总怕做不好。一天下来,汗水从头流到脚,没有干过。但是那种拖团队后腿、需要别人照顾的心理没了,开始能自食其力,我觉得自己终于站起来了,也慢慢地从过去的阴影中走出。2016年,我和老婆、还有一个视力健全的顾客,三人合伙开了一家按摩店。

今年4月8日,武汉开始解封,我们的按摩店也开门了。也是这一天,我的小孩第一次出门晒了晒太阳。他出生的三个多月以来,一直都在我们租住的70平米左右的房子里,没有见过一点阳光,也没出去透过气。

孩子的叔叔开车把他和我老婆一起送去外婆那边,听说在路上,小孩看见什么都睁大眼睛,十分好奇;回家后,他见到谁都高兴地笑,合不拢嘴。我想,小孩虽然小,但疫情期间他可能比大人更伤心。

现在就我一个人留在武汉开店,不敢叫师傅回来,也不怎么敢做宣传。我接待客人时也会紧张,因为对疫情的恐慌心理还没有完全消退。我每天都用84消毒液拖地消毒,按摩全程佩戴口罩,床单也换成了一次性的。复工20来天,平均每天就四五个顾客,大概是平时的五分之一,勉强挣个房租,生活费却没有着落。

开店四年,白手起家,从无到有,我付出了很多心血。刚开始没有生意,我就自己出去发广告宣传单,还免费给邻居按摩体验。每天早上七八点起来打扫卫生,店里的师傅下班了,我还要算账,每天都要凌晨一两点才能睡觉。每个月我给店里的师傅放三天假,但自己连一天假都没有,一年到头可能就过年休息一个星期。

现在是挺难的,孩子还那么小,开支很大,要买尿布、要奶粉钱、要给他妈妈补身子。周围有些按摩店倒闭了,但我还要坚持下去,毕竟创业走到今天也不容易。

▌要坚持下去,为了孩子,也为了家

向晨,40岁,开按摩店3家,员工10人,坐标:湖北武汉

今年,我和老婆回湖北潜江跟岳父岳母一起过年了,但因为封城,我店里有两个师傅滞留在武汉。疫情期间,我每天都关注武汉那边的情况,心里很着急,不知疫情什么时候能过去,什么时候能复工,会不会对我们行业造成影响。

我是2004年开始在武汉从事按摩工作的,从打工到开店,都在武汉。自从10多岁失明之后,我尝试过很多事情,最后发现按摩是最适合自己的工作。

▌3岁左眼失明,11岁右眼丧失视力

我一岁时,左眼上面长了一个包,那个包越长越大,就把眼睛感染了。三岁左右,我左眼就看不见了。到了11岁,有一回我患了重感冒,咳嗽得很厉害,右眼开始发炎。我记得有天晚上,刮着大风、下着大雨,我父亲背着我,用薄膜纸披在身上,送我去医院。但当时医疗条件不行,加上家里穷,后来右眼也逐渐看不见了。

那几年的日子非常难熬,以前看得见时可以到处玩,看不见后心里就很难接受。我眼睛刚坏不久,有一次,我姐姐和一个姑娘玩躲猫猫,因为我看不见,不知道她去哪了,我叫她,她也不吱声。我就感到十分愤怒,随手抓到一把割水稻的镰刀,用力往椅子上一砸,没想到直接砸在我的手指上,把手指砸裂了。

没上过学,这是我最大的遗憾。那段时间我身体很差,经常腿疼,我们家又在山里,读书要走很远的山路,加上爸妈忙,就没让我去读书。当时家里连收音机都没有,爸妈去田里干活,哥哥姐姐去上学,我就一个人待在家里,从早坐到晚。因为看不见,我也不知道时间,等到妈妈回来了,就知道天黑了

十五六岁,我开始学织毛衣,有时织了又拆、拆了又织。后来,我又想学木工,我爸妈不同意,他们怕我把手弄伤了,出门前先把刀具藏起来。我就自己找出来,因为看不见,经常把手刮伤,有时弄得血肉模糊,但我不敢跟父母说。我摸着那些板凳,想象它们的形状和模样,然后做出来。我还跟爸妈学过编竹篮和竹筐,我能自己用刀把竹子破开。有那么两年,我就在屋里编那些东西去卖,虽然没赚几个钱,但生活毕竟充实了一些。

▌按摩是适合盲人的工作,是我们的生存之本

2004年,一个在县残联的朋友打电话告诉我,他们准备办盲人按摩培训班。我爸听说能学按摩,赶紧把我送去。那时我才知道原来还有这么多人和我一样是看不见的

后来我到武汉的按摩店工作,我记得第一个月拿了252块的工资。当时老板承诺保底工资是300块,但作为农村出来的人,也没说什么。当时手里拿着辛苦赚来的钱,觉得终于有一份自己的职业了,心里挺高兴。

我们做这一行很辛苦,工作时间长,每天都是早上9点做到晚上11点。对新手来说,开始的一年半最难熬,很多人按摩按到肩膀和手都肿了,连筷子都拿不了。开始那段时间,我早上起来大拇指都撑不直,但相比之下我还算好的,可能因为我之前在家经常锻炼,十七八岁时我一次可以做100个俯卧撑

在外面打工两年多,我待过三个按摩店。2007年,我接手了一家店,当时开店的钱还是跟朋友借的。我原来右眼还有微弱的视力,有一次跟朋友出去喝酒,回来路上眼睛直接撞上了电线杆,看病把钱花完了,眼睛还是完全看不到了。

在我接手之前,这家店因为生意不好,短短两年内被转手三次。我们店斜对面也有一家按摩店,1999年就开张了,老板是按摩医院的医生,那时他们的生意好到客人都在外面排队。师傅就跟顾客说,我们今天做不了,你可以去对面看看。我们就是捡他们漏掉的客户,可客人来我们这后,也都成了我们的老客户。

我们无法跟老店拼技术和信用度,但我们卫生做得好。这要感谢我妈,说实话,我们盲人要想把事情做好很难,必须有明眼人帮忙。她来给我帮忙,把店里搞得很干净,床单也洗得雪白。加上我们年轻有活力,把顾客当成朋友,顾客也感觉开心舒服。

去年12月份我就听说有不明肺炎,因为我们行业比较特殊,元旦时我就去买了口罩和消毒液,要求所有员工戴口罩。我的店现在正准备复工,虽然短期内疫情对我们行业肯定有很大影响。

我更担心疫情过后人们有恐惧心理,不敢出来消费,所以我们也在努力打消他们的顾虑,进门要测体温,喷酒精消毒,按摩用品也换成一次性的。虽然成本提高了,但收费却不敢增加,武汉的按摩店竞争挺大的。我已经三个月没收入了,孩子才两岁多,要养小孩、要养家、要付员工工资,很多地方要用钱,压力很大。

在这么大的灾害面前,我希望政府能出台一些对我们残疾人有扶持意义的政策,调用残疾人就业保障金给我们提供一些补助。听说目前武汉有400多家按摩店,估计有几千名从业人员。盲人因为视力不好,按摩是我们最主要的就业渠道,如果大量的按摩店倒闭,会导致大量的盲人失业,对国家也是一种负担。所以我希望政府能在这个特殊时期支持我们一把,帮助我们渡过难关。

(本文受访者均为化名)

据湖北日报5月9日报道,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划拨1000万元社会捐赠资金慰问帮扶受疫情影响的湖北残疾人机构,主要包括残疾儿童定点康复训练机构、托养机构、盲人按摩机构和省级残疾人就业创业品牌基地等。其中对盲人按摩机构(含保健按摩和医疗按摩)的帮扶信息如下——

盲人按摩机构(含保健按摩和医疗按摩)

1.帮扶条件:2019年12月31日前已经办理工商营业执照或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,且持续正常合法经营的盲人按摩机构(武汉市已帮扶补贴和3家公办盲人按摩机构除外)。

2.帮扶标准:湖北籍(除武汉籍外)在汉开办的盲人按摩机构,每家帮扶补贴1.5万元;其他各市(州)的盲人按摩机构,每家帮扶补贴0.8万元。

3.资金用途:一是用于机构购买防疫防护物资(包括核酸检测费、购买测温仪等);二是看望慰问在机构工作的残疾人;三是用于在机构工作的残疾人生活补贴。



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
此网页由一点资讯提供






门户网就是您的家!欢迎您常回家看看!如果您喜欢邓州门户网,请介绍给您身边的朋友!有了您的支持,门户网才能走得更远!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通行证 用百度帐号登录 新浪微博登陆

本版积分规则

邓州市,邓州网,邓州吧,邓州论坛,邓州门户网
手机客户端
邓州门户网公众微信